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

温暖的纸牌续

来源:当傲语 时间:2019年10月21日

二哈子是个三十大几的男人,胡子渣渣长了半脸,整个人穿的也是破破烂烂,体态略显臃肿,平时也没啥爱好,就爱叼根烟和那些狐朋狗友坐在一块玩牌,输的实在是没钱了,就去偷点,有次被发现还被人家打折了腿,不过好了伤疤忘了疼,也不以为然。

一次刚从家出来,拐弯碰到一个人在那拿着彩票高兴的打着电话激动的说我中了我中了,我中奖了……

本来大清早的,刚起来,迷糊呢,二哈子也没在意,可是,中彩票了,他开始幻想自己有了那些钱的场景了,哈哈,二哈子笑的回过神来,见那人已走远,就着急的跟了上去……

“二哈子最近也不知道干啥呢,也不来玩牌了”“哈哈,谁知道又去哪偷了,没准还要再蹲几天呢”“就是就是,不过,最近确实奇怪,难不成,是戒了?”常与二哈子打牌的牌友顿时心中起了疑惑,就去找二哈子,打算问问他,最近是怎么了。

可是,找了三次也无果,就只好无功而返了,正要往回走,在拐角看到了双手插兜低头往回走的二哈子,二哈子看到前面有双脚,抬头一看是那几个牌友,就笑了下说“你们还吓死我呢”牌友也笑了“最近忙什么呢,怎么也不见你”“就是就是,还把你吓死,该不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吧”说完锤了一下二哈子的肩,二哈子顿时很尴尬,本想说去吃饭吧,可是二哈子也知道,财不外露,于是说到“走吧,去喝两盅”

四人说说笑笑的向路边走去。

夜,较深了,终于把那三个牌友打发走了,风一吹,二哈子打了一个冷颤,边骂骂叨叨的往回走,边掏钥匙,可是,就在他低头掏钥匙的时候看到自己的肩上有只手,这只手皮肤白皙,骨骼清晰,骨骼分明的手指正在他的肩上搭着。

他知道,他知道这只手是谁的。

那天,当自己上去勒着那个人的脖子的时候,那个人本能的将手拉着自己的臂膀,当时他还咒骂了一句,这手,真他妈好看……

当二哈子知道他回来了顿时尿了一裤子,虽说平时大大咧咧邋邋遢遢的,可是,自己也是怕鬼的,尤其,他还是要来寻自己报仇的,二哈子撒腿跑回了自己租的小房子里,紧锁上门,就赶紧跑到床上用被子蒙起自己,希望这只是个梦,梦醒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是他感觉到了,他的脚踝被他的手抓着,到了膝盖,小腿,大腿,他的手按在二哈子的肚子上二哈子只觉得凉嗖嗖的,并不感觉到压力,可是慢慢的,那双手到了自己的胸膛,一只手覆盖着自己的心脏,二哈子开始缺氧,他想拉开被子呼吸外面的空气,可是,却并不能如他所愿,终于,他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当二哈子醒来的时候也已经下午了,二哈子也只当昨天是梦罢了,晚上,牌友们叫自己去打牌,就去了。

二哈子只觉得自己今晚的运气真好,把把赢啊,笑的合不拢嘴,可是,他光顾着开心,却没有看到那三个牌友嘴角诡异的笑。

“来,二哈子,干了”“哈哈,哈哈,好,干”

终于,这一杯酒下肚,二哈子不在面露笑容,整张脸扭曲着,手机的牌撒了一地,两只手捂着肚子,整个身体蜷缩在一起,汗水与口中的鲜血落在地上,他用急切的眼神看向他的牌友,希望他们能帮他打救护车,可是这时,他终于看到了,那三个牌友嘴角边诡异的笑容,原来,他们早就策划好这一切了,呵呵,二哈子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此时只有大葛,谢林,和心思缜密的二和了,他们三人看了看地上那二哈子临死前因为痛苦而紧紧蜷曲的身子,又互相对视望了一眼,接下来不停的笑着,声音似要穿透整顿楼房。

谢林看了一下二人,二人点了点头,谢林就向尸体走去,在上面摸摸搜搜的,二哈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他们。

原来,他们早就知道了,其实,二哈子早就死了,在他用不正当的手段取得那笔巨款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自己可能不会在过得好了,本也打算是把那些钱给他们的,呵呵……只是希望看看谁会有点良心去救自己,唉,算了,当初自己对那名陌生男子不也是如此对待的么。

作者寄语:谢谢大家的观看,祝你开心哦!

性感美女图片

性感美女

标签:
友情链接+
周予然最新 漂亮女优 冲击试验机厂家 手动弹簧拉压试验机 佰富隆 水包砂报价 超高功率石墨电极 中国人体艺术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