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装潢

十六凶手是谁

来源:当傲语 时间:2019年10月21日

2014年2月14日,23:20。

我跟白飞从警局里出来后,白飞开着他那辆破旧的上海大众车带我奔赴案发现场,一个叫做“浪漫小屋”的情人度假酒店。看来这起案件,八成又是一桩情杀案。

路上,我有些头疼的说道:“妈 的,真是不让人安生,好好的心情全特么被破坏了。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走到这一步。不行就散伙呗,干嘛杀人呢?”

白飞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开着车。等到了案发点后,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下车走进酒店时,有两个穿着酒店工作服的小姑娘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瑟瑟发抖,脸色白到发青,旁边有一个刑侦科的姓王的老哥正坐在他们身边安慰他们。看到我们过来,老王拍了拍她俩的肩膀,朝我们走了过来。

”房间在308,走吧,我带你们两个去看,顺便跟你们说说调查结果。

首先,死者的身份已经确定了,她身上的钱包里有她的身份证,上边写着的名字是周玲。我比对过她的身份证和她的脸,卸掉妆后确实是本人。我在她包里还找到了一张饭卡,SZ大学的,估计她是一名SZ大学的学生,这一点,我已经派人去查了。”说话间,老王递给我递给了我一张身份证和一张校园卡。

“王哥,死者开房时用身份证了?用的一张,还是两张?”白飞忽然间开口问道。

老王愣了下,随后皱眉道:“一张。我看监控时,发现她是一个人走进屋的。现在虽然说开房需要身份证了,但如果是两个人住一间的话,一个人先进去开房,过一会另一个人绕过前台直接去房间这种事也不少见。

我刚才看了一遍今天的监控录像,没找到什么可疑人物。等会回去咱再细看一遍。”说话间,我们三个人已经走到了308号房。我深吸了一口气,跟着老王走了进去。

“靠!”一进门,我就一种血脉喷张感,这屋子里的灯发出的不是白光,而是一种暧昧的红光,灯光摇曳,照亮了四周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器具,比如八爪椅之类,我一直以为这东西只会出现在岛国动作片里,却不曾想今天在一个小酒店里看到了。

再然后,我就看到了那张圆床上,躺着一个全身赤 裸的女尸。下一刻,什么风光旖旎什么郎情妾意,都一瞬间从我心中消失了。我这才想起来,我现在站的地方,是杀人现场。

站在我身旁的老王接着说道:“你们还没来的时候,我跟我的小徒弟已经看了一遍,她身上没有明显创伤,但是脖子那边却有一个很明显的手印,估计是两个人因为一点小事吵了起来,然后男人最后恼羞成怒,把她给掐死了。”

我走上前去,站在了死尸前面。那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如果不是那涣散的瞳孔和张大的嘴巴,我想她会很漂亮。我在心里连说了三声对不起,随后便检查了起来,果然如老王所说,除了脖子上的紫色手印,别处并无伤痕。

我转回身来,对老王点头示意,随后踢了白飞这小子一脚,准备去楼下通过电脑再看遍监控。到了前台,白飞忽然说道:“刘哥,你跟王哥先看着,我去外边找点东西。”

“找什么东西?”我有些纳闷的说道。

白飞笑着对我摇了摇头,神神叨叨的说道:“待会你就知道了。”

“靠,那你早点回来。对了,顺便去附近的便利店买包烟来,要煊赫门。”白飞点了点头,然后消失在了夜幕中。

2014年2月15日,凌晨1:30分。我跟老王坐在监控前,眼睛都瞪红了,却没找到一个可疑的人。或者说,每一个人都很可疑。

周玲的确是自己一个人进来的,而在那之前,308房间是空的。房间的两把钥匙,一把在周玲身上,一把在前台。也就是说,凶手是在周玲之后进了308房,给他开门的人,就是周玲自己。但是恼人的是,3号楼道的监控录像却偏偏在前几天坏了,费劲心思一遍遍筛选完其他楼层后,嫌疑人却足足有四个,全部在三楼。

四个人看起来不多,但是在这样的一个夜晚里去挨个敲门把嫌疑人挑出来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所以我跟老王商量了下,决定等。等到明天早上他们退房时,再挨个揪出来。这种方法虽然笨,但是却最有效。在这里我也得夸下宾馆老板的办事,知道有人死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报警,然后把门重新锁住了,没有对外张扬,凶手也没法混在人群中跑出去。

在确定了等这个方针后,我跟老王又拿起了死者的手机,想试试能不能打开查一下通话记录什么的,可惜那手机是苹果的,失败了几次后,我跟老王便兴致缺缺的把它放在了桌上,准备明天直接去学校问问看周玲男朋友的情况,毕竟情人节,情趣酒店,这几个字已经将矛头隐晦的指向了与周玲有关的男性。

正当我抽着烟思绪万千时,白飞回来了,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刘哥,我想我可能找到凶手留下的痕迹了!”

“啥?你知道周玲男朋友是谁了?”身边的老王一下子跳了起来,冲过去抓住了白飞的肩膀,唾沫横飞的说道:“你咋知道的?啥痕迹?”

白飞有些费力的挣脱了老王的手,一脸嫌弃的抹了抹脸,说道:“不是,跟周玲来的不是他男友,是另一个男人,甚至我估计他们从未见过面。”

一听这话,我有些愣了“怎么会?有那个女的会跟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来酒店…开房?”

“没错,周玲很可能是个鸡!”白飞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道:“刘哥,我想问下,万一情人节你跟大嫂去酒店,你会让大嫂先自己一个人进去么?”

“滚犊子!别扯到老子身上来!”我有些恼羞成怒了。“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说不定那个男的去买东西了,或者忽然间有什么急事现走了也不一定。”

“嗯,确实有这种可能。但是如果再加上那身学生服和这个手机呢?”说话间,白飞已经拿起了那个原本放在桌上的苹果手机。

“你脑子秀逗了?一个手机加一身学生服就是鸡了?那你去大学看看,估计那里就是鸡窝。”老王看着白飞,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没错。破案时靠的是证据,而不是主观臆测。白飞,你这样是..”

“我没说错!这些话,是周玲告诉我的!”白飞抬起了头,像是鼓足勇气要告白的小女生般,一字一句的说道。

听了这话,我觉得有些火了,十几年的马克思主意教育就培养出了这么个东西?当警察还迷信?

正当我想踹白飞一脚时,白飞脸色苍白,颤颤微微的指着我说道:“刘哥,我真没骗你,周玲现在,就在你的头上…..”

美女

标签:
友情链接+
中文小说网 外国文化衫定制 张灵儿最新 YAW3000B全自动压力试验机 银隆百货 塑料筐 果园打药机 女人牲交视频 篠宮愛梨番号259LUXU986 Yuma Asami 麻美ゆま 美丽初夏模特美女私房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