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装潢

落魂湖71

来源:当傲语 时间:2019年10月21日

“天苍茫,墨黑有奈何;路远遥,灰黄钱铺路;叹生亭,殷红落丝帕;轮回门,荧白花无叶。”

匆忙跑向档案馆的我,正撞上在那里扫地的老大爷。老大爷头顶没有头发,花白色的胡子,走路巍巍颤颤的,每天都拿个扫把在图书馆的前面来来回回的清理,有时地上分明什么都没有,却也见到老大爷在忙乎。

我摸摸头,忙问:“大爷,我没有把你撞疼吧!”看着老大爷稳稳地站在我的面前,我只能顺口这么问了一句。眼睛却打量了下四周,依旧没有看到温林君。

老大爷看我似乎缓过神了,才开口问我:“小伙子,匆匆忙忙的是要往哪里去呢?”我指了指档案室的大门,老大爷捋了捋花白的胡子,慢悠悠的道出了几句词:“天苍茫,墨黑有奈何;路远遥,灰黄钱铺路;叹生亭,殷红落丝帕;轮回门,荧白花无叶。”

我记了个大概,却一个字也听不懂,忙问:“大爷,你说什么?”

老大爷却扛起了扫把,远远地走了。灰色的老汉衫被风吹得左右摇摆。

顾不了了,要是温林君真的在里面,我这就得进去,说不定还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这会天已经渐渐的黑了,墨黑色的天空阴云密布,空气中也有点潮湿。我的视野也渐渐的模糊起来,看着档案室黑洞洞的大门,心里还是有点怵,怎么办?要不要进去?

就在我犹豫的一会儿,最后一点阳光也随着太阳的西落消失在遥远的地平线下,我不得不打开手机,调出手电功能,找路。

水泥灰的地板在此时看起来要比平日里的草丛绿篱光亮的许多,我赶忙向档案馆的大门走去,眼看要到台阶了,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打了个踉跄。低头四下寻找,也没找到什么东西,却看到旁边堆了一堆不知道什么玩意,用手电一打,竟然是一堆灰黄色的纸,被折成一沓一沓的,再几沓纸一堆用石头压住,压了一排……

都什么东西。我抱怨了一声,就上了台阶,来到了大门前。

在学校半年多,第一次来到档案馆居然是晚上。档案馆的大门是漆黄色的木质大门,门上有两个圆环状的金属把手,我一手拉住一只门把手,使劲的往外拉,厚重的门被我拉开了一条缝,迎面而来一股陈旧的气息,门里面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声音。

我一小步一小步慢慢地向里面走去,“哒”“哒~”“哒”“哒~”“哒”“哒~”每走一步,都从里面传来生闷的回声。

“哒”“哒~”“哒”“哒~”最后的两步,我整个人已经完全的进到档案室里面了,里面一点光亮也没有,相比较门外还是亮了很多。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手机突然的响了起来,吓得我抖了半天,才拿起来看。是老妈打来的。无奈,只好划开解锁,听电话。

“小飞啊,你干嘛的呢?”电话那头的妈妈,声音充满的关爱,但在我听起来却无比的烦人。

“昂,什么事情,你就说。管我在干嘛!”我有些不耐烦,想快快说完电话,挂掉。

“嗯,小飞,你姑姥姥今天下午过世了,周末要是有时间你就回家一趟,去看看。”电话那边的妈妈话语里带了一点哭腔。姥姥过世的早,妈妈是姑姥姥一手带大的,妈妈也视姑姥姥为亲妈,成家以后,也经常回去看她,待她如亲妈。姑姥姥也自然视我这个外孙子为掌上明珠,每次去她家,不是给我做好吃的,就是给我钱花,要不就会做些小东西给我。听妈妈说到这,我摸了摸脖子,摸出来一根红线,把它从胸前拽了出来,红线下边绑了一个红色的小布包,是个不规则的四边形,上面有个类似图腾的金黄色刺绣,鼓鼓囊囊的,里面好像还放着什么东西。

“哦,知道了。”我的眼睛有点润,看着红色刺绣布包,不由得想着姑姥姥平日里的样子,心里万分的不舍,鼻子更是酸酸的很难受。

挂了电话,我又难受了好一会,看着漆黑的档案室,刚才的恐惧感似乎也没什么了,不就是死么!去了那边说不定还可以看到姑姥姥呢!

就在我要往前走的时候,背后的门外有点动静。

我转身看着门外,静静地听着,像是流水的声音,“哗哗”的直响,却怎么也看不到哪里有水流。就在我准备出去的时候,门却“咚”的关上了。

我去!这是打算把我困在里面的节奏吗?

作者寄语:应要求,我来到了档案馆。本想是否能在这里可以找到温林君。却不曾想,被关在了里面。这温林君到底去了哪里?我又该怎么从这里出去?留言,我将继续叙述。

性感美女

标签:
友情链接+
空调维修价格 色青电影日本大片 小说集 WAW300D液压万能试验机 丹彤集团 深圳EMC现场测试 甜蜜蓝宝石葡萄苗 不掉毛的狗